首页 » 电影 » 理论片 » 情欲写真
情欲写真

情欲写真

状态:HD
类型:理论片
导演:安德烈·祖拉斯基
地区:法国
年代:2000
主演:苏菲·玛索,吉约姆·卡内,帕斯卡尔·格雷戈里,米歇尔·索博
剧情:克莱丽(苏菲·玛索 Sophie Marcea..展开
剧情:克莱丽(苏菲·玛索 Sophie Marceau 饰)年轻貌美又独具才华,一次偶然中,她和名为克里夫(帕斯卡·格里高利 Pascal Greggory 饰)的男子相遇了,克里夫醉心于克莱丽独特的气质..展开
剧情:克莱丽(苏菲·玛索 Sophie Marceau 饰)年轻貌美又独具才华,一次偶然中,她和名为克里夫(帕斯卡·格里高利 Pascal Greggory 饰)的男子相遇了,克里夫醉心于克莱丽独特的气质之中,而克莱丽亦爱上了克里夫,两人很快走到了一起,准备踏入婚姻的殿堂。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个名叫莫内(吉约姆·卡内 Guillaume Canet 饰)的摄影师闯入了克莱丽的生活之中。和温文尔雅的克里夫不同,莫内粗鲁有不羁,然而,正是这份狂野深深地吸引了克莱丽。一边是许下了神圣誓言后结为连理的丈夫,一边是不断抗拒但又情不自禁想要靠近的情人,夹在两人之间不知该如何选择的克莱丽终于感受到了生命之重与爱情之苦。对Sophie Marceau没有偏好,看过的片子也没多少印象。也许她的美,于我来说是被遮断的,无知觉的。《fidelity》忠贞,也译成情欲写真。开场的画面,铁道上缓慢行驶的列车。有这样的开始,当然不会拒绝。 葡萄酒,调暗的灯光,将要抵达的巴黎。母亲的旧情人=女儿的老板。戴帽的妇人拿出当年他年轻英俊的照片,提及结婚后坚持的原则及荣誉,以优雅的姿态哼起歌。着宽大黑衫的女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举起小相机,闪光下是母亲沉浸在回忆中的脸。女儿说:“呵,我从来没爱过,没遇到过,好像也就无所谓了。”母亲说“爱不爱又有什么关系,我也没爱过父亲,但我们结了婚,有了你,我也觉得很快乐。” 苏菲马索饰演的克莱丽是新兴摄影师。出了第一本影集,主题是《缺席》,空旷的街,看不清的人物。采访节目的主持人问她:为什么这么冷漠,不带个人感情。她坚持这只是:客观。“我没经历过不幸。这不代表我很快乐。只是,平静。”在巴黎的街头,她不断拍下那些残片,花店的橱窗。觉得漂亮哀伤似乎用于丧礼的白色花束,却被男人解释说是用来订婚。这个男人克里夫是出生没落贵族式家庭的出版商,搭讪时会挠头,瘦削,语无伦次,眼中写满欲望。她微笑,几句话后去他家。在沙发上做爱,结束后不忘称赞他的温柔,说完你很迷人。却也很快的钻进一袭黑衣,道再见。 之间,她拍冰上曲棍球员。追逐他们在场上的身影,来回跑着晃动相机。练习室里,拍下他们裸着身体转圈唱歌的情景,镜头下看不见脸的肉体。和一个球员做爱,没有亲吻,贴着墙壁,背对他。踢踏舞的节奏,玻璃窗上隐约闪过身影,像鸟儿飞翔。 上流餐会,粗俗的笑话,商业联姻。出版商克里夫再次遇到她,又一次语无伦次。他说:父亲告诉我说话要诚实,我是说,我爱你。“对的,我爱她。”他笑得发抖,跟身旁的未婚妻说明。他的父亲,在席间猝死。他无力的对她说:不要离开我。我知道我爱你,并且谢谢你,没有缘由。 克里夫的欲求,母亲的病,也都让她无所适从。他们在一起,睡觉前像孩子一样嬉闹。他睡着了她还在点灯轻声阅读。在母亲的祝福下,他们就要结婚。 然后,她遇见了另一个男人。在办公室的桌子下。被称为流氓摄影师的莫内。他走出来,说:我在电视台见过你的采访,当时没来得及跟你说话。我已经十天没睡觉了,抽了很多烟。在地铁里看了你的摄影集,觉得那是狗屎。所有的东西都是狗屎。我想跟你上床。接着递给她点燃的烟。她微笑,拍下了那一瞬他的手和笑容。 “我饿了,一起走。”莫内叫她。她跟他走出去,她没法不跟随他一起走。他随手扔掉不好吃的汉堡,带她进路边餐馆,点了夹心饼,皮萨,什锦把烟灰弹在她的右手心,表演一个魔术。看到她指尖的婚戒。“有人在等我回家”她转身离去。他追出去,她微笑,摇头。又拍下他转着圈道别的身影。 婚礼现场,教堂外各种居心叵测的冷嘲热讽,妒嫉和成见。莫内远远的拍下她的表情。犹疑,矛盾,不安。工作室的同事一眼看穿,对新郎说:你并未完全拥有她。 莫内去找她,托克莱丽的母亲把相片给她。看着女儿在镜头下的表情,老妇人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翻到女儿桌上拍下的有关这个男人的残像。知道有些事情的发生已经无可挽回。母亲眼前浮现丈夫跳踢踏舞的样子,向她伸出手,怜悯的看着她。“亲爱的,请再次宽恕我吧。”她泪流。 蜜月旅行时的她,并不快乐。不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身心异处。可真的是不清楚么。还是不想承认已经清楚的事情呢。匆忙赶回到临终母亲的身旁。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在深渊的边缘,快回头。离开我,我要单独和主一起。”我想克莱丽知道母亲最后要传达给自己的是什么。 可是莫内依然出现,在她婚后生活的周围。面对他,她无措,不安,疯狂逃向丈夫,要他,需索一个孩子。莫内在不远处,拍下她的一切。这同样是工作的一环。利益的争夺,扒开隐私。 这场婚姻,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已经岌岌可危。虽然告诉丈夫她并不确定。她哭着请求爱和怜悯。“要和能是不同的。”丈夫对她说。“我什么也没做。”她说,哭的委屈。“我是你的妻子但我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强烈的不安,在丈夫的爱抚下得到的只是暂时的平息。 “你心里有别人,他是谁?”克里夫终于忍不住发狂。“是谁不重要。”她已淡然。“你在逃避?”“我在抵抗。”“用逃避抵抗?”“不,因为我是你的妻子。” 她还是进入了莫内的生活。机车,器官移植,阴暗暴力的街区。他带她来到他家门口。“你还是不肯?”-“我不能。”“为什么?”-“我无法抗拒你。”“所以咯”-“所以这对你不够。”他流下一行泪。像个小孩子,央求至少可以留下她的围巾。 回到家,她对怀疑自己的丈夫说:“你懂么,我永远不会背叛你。我从没骗过你。 不能说没有心动。我也很痛苦。但这已不重要。” 丈夫的哥哥,一个主教,带着有夫之妇和她的孩子私奔。媒体蜂拥而至。他在推搡的人群中护着身边的女人,说“不要这样。”“你有神相伴还不够么?”面对质疑,他颤抖着,带着内疚,矛盾,和喜悦:“人,有权追求幸福。不管在何种情况。就算他太晚发现。 爱总是在人最不提防时给人惊喜。 但若不把握就不会懂得爱。神圣的爱。 神不在某个地方。而在我们内心。 不,应该说,神就是我们,就如我们就是神。”屏幕前的克莱丽,泪流满面。 一次暗杀,可能同样源于商业火并。克莱丽的老板死了。电影里的第三次丧事。丈夫对她说:“我唯一不能原谅你的,是你破坏了假象。”被设计的丑闻事件,妻子和他是主角。公司大厅里,媒体的镁光灯下,两个男人之间无声对视。克里夫因家族遗传的痉挛终于从楼梯跌落。在急救车上,克莱丽哭喊:“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为什么你总觉得一切都是肮脏的, 都和谎言,性有关。我从来没有背叛你。”-克里夫哽咽着:“你已经做了。但没有你,我就不曾爱过。”克莱丽只能哭的崩溃:“我曾想背叛你,但我做不到。”“你会想我的。就算死亡,有你就变得甜蜜。”说完他就咽气了。又是死亡。哭泣跌坐在地上的她,血从股间留下。 那个曾在婚礼上说“她不快乐,你并为完全拥有她”的同事问她:“你知道有人会因爱而死么?。。。  你会和。。。在一起么?  你自由了。”她只是静静答道:不。墙角中的莫内,隐隐啜泣着,举着相机,终于没有按下快门。在葬礼上,丈夫的兄弟静静望着她,她说:我会的。就像在婚礼上她同样的承诺“我会的”。然后,转身。离开了那个她爱着,却告诉自己不能去爱的男人。离开巴黎。他们彼此献给对方一本摄影集。仿佛同一个的作品。里面同一个灵魂。 克莱丽在海的另一边,幽山里的修道院。剪短了的头发,有花白。她立稳三脚架,不再像巴黎那样随时随地随意的变幻脚步拍摄。而是静静等待,清晨的露珠从巨大的植物叶尖滴落的瞬间。修女们劳动,轻轻舞动,简衣素食。饭前祈祷,然后唱着歌快乐的分享。她在这里的电视上看到一场电影,关于她的电影。在巴黎的日子。那个同事编辑导演的电影。她含着泪光,笑了。走出去,把和丈夫的婚戒挂在树枝上,转身看见穿着黑礼服的克里夫。“原谅我。原谅我。”她说。丈夫微笑着与她错身,走向树枝取下戒指。她也微笑,走回去,靠着院墙,哭泣。终于平静。山路上响起机车奔驰的声音。 我要说,这最后一幕的苏菲马索,非常的美。遇到莫内之前,她说从未爱过谁。可以和任何一个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在任何地方做爱。当然,有时也会拒绝。她的存在,诱惑着他们,她是被动者,也随时主动选择。她拒绝了莫内,却只是身体上。灵魂里的相互吸引对于她的婚姻,是最大的背叛吧。她爱莫内,也拒绝了他。这一切也成了丈夫不能摆脱的心结。但能说她不爱克里夫么。看了三遍,我还是很难体会她对克里夫的感情。影片主题忠贞,指的是什么?那些坚持和拒绝,究竟有何意义?尊严和骄傲是否终将与自由的性情背道而驰,只能两难中择一?法语音轨,中文字幕。总觉得很多地方还是没看明白。但更多没能理解的,大概并非因为语言,而源于经历和思考的浅薄。 唯有一点可以肯定:宽恕,委实比爱要来的深远漫长。收起
  • 播放线路2
  • 播放线路1
如果无法播放或卡顿请尝试切换其他播放线路
  • 正片
  • HD